云端里的村庄

塔城是滇金丝猴的自然保护区,入保护区内可寻觅金丝猴的踪迹――人们说,滇金丝猴比大熊猫还稀少,仅存13个种群,约2000只。

屋角巨大的楸树盛开着紫色花朵,就像一团腾起的烟云;山间隐隐约约的杜鹃花也躲在丛林间羞涩地微笑;大树墩子掏空后做成的蜂箱,摆满河谷的坡岸,蜜蜂正在嗡嗡飞舞。公路像蛇一样蜿蜒游进岩石与大树支撑的深峡,下车后,你得凭双脚在极窄的险路上攀登,偶然还会碰到背着背篓下山采药的老人。来自远方的旅游者,不停地调节镜头,透过碧绿的叶隙、丝丝缕缕的松萝,在寻找那些披着金丝大氅,脸上生出绒绒白毛,长着红嘴唇和一对乌溜溜大眼睛的美丽精灵。能不能见到金丝猴,据说全凭运气,山场很大,它们今天在哪个地方活动,并不会给我们发通知。但有一点――不管我能不能一睹它们的芳容,都长了见识,特别佩服金丝猴选择居所的聪明――这高山大岭,只有云朵苍鹰为伴,无人敢随意滋扰。13个种群就是13个家族,是它们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血脉。它们的村庄在大树之巅、云彩之上,但愿它们这最后的避难所不再被人类破坏。

打开酒店的窗户,整个河谷就是一幅巨大的画。层层的梯田、已经开始黄熟的麦子、正在结果的蚕豆苗、静静流淌的一线碧水、缠满彩色经幡的千岁银杏树、袅袅升起的炊烟,都在等待你的阅读和欣赏。

酒店背靠一座大山。我不知道山有多高,只知道山尖上面是蓝天,是星星,是白雪,是神仙的居所。每当我仰望那些陡峭的山峰,心里就产生几分恐惧和敬畏。所以,听说洛桑要带我们翻过那些山尖,到一个村子去的时候,我惊得张大了嘴巴,表示有点不敢相信。

山顶上还有村庄,怎么可能呢?我们怎么上去呢?路在哪里?

洛桑告诉我,山顶上有个村子叫巴珠村。4年前,确实没有正儿八经的路,人们只能沿着山间小道上山下山,一些山货也卖不出去,所以村里很穷,人均年收入仅有300元。但现在不同了,他们有个能干的党支部书记,带领大家修起了公路,改变生产经营方式,由种玉米土豆,改种葡萄和玫瑰。4年时间,人均年收入翻了20倍,接近6000元,摘掉了贫困的帽子。

哟,有这种事!20倍,可是个神奇的数字。脱贫是最大的善举,我急切地想看个究竟。

汽车拐进了岩壁的丛林。盘旋,盘旋,再盘旋。陡峭的山路,幸亏有树遮挡,否则真把人吓死。从山脚往上瞧是看不见路的,路隐藏在蓊郁的林子里。一色的水泥路,很窄,路旁有刻着里程的石桩。我看了一下,总共19公里,我们翻过了在山谷目力所能及的最高峰,然后再走一段路,就到达目的地了。

真没想到,山顶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山谷!山山相偎,岭岭相连,山那边还有人家,还有村庄。

滇藏边境人们的生存环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难。三江并流地区,河谷幽深,生存空间十分有限,部分人居住在河谷,大多数人则住在山上,山场面积大。山有多高,水有多高,人住得也有多高。人的创造力和忍受力是无限的,再高的山,只要有一点点平地或坡地,就会有人家,甚至村庄。巴珠村就属于这一类。

我认真地观察这个村子,肯定有些历史了。一棵盘根错节、铁干虬枝的古树,以苍老的“眼神”守望着人们的家园。房屋大都建在山坡上,把较平的土地留给了保证大家活命的庄稼。只有小学校建在山谷中央。巴珠村的人传承着眷恋高山与白云的情感基因。

村口有一家简易商店,出售日用品。各家门前堆放着高高的松毛垛――先垫牲口圈,然后用作肥料。老百姓的生活还不算很好,贫穷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。但改变之风正在勃勃兴起,一是水泥路修到了各家门前,有车者不在少数,坡上有一户人家拥有了客货3辆车,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;二是生活质量提高了,很多家的屋顶安上了太阳能热水器,建了阳光房;三是翻盖房子的人家很多,到处可见竖立水泥柱子的施工场景;四是这里光照充足,气候适宜,有了大片的玫瑰园和葡萄园。玫瑰和葡萄与外面签有合同,专门有人按时来收购。

限制巴珠村发展的瓶颈是路。没有路,进不来,出不去,再好的东西都不值钱;路通了,一切就都活了,青山绿水变成了金山银山。

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是改变了思路。思路一变,前景灿烂。苞米土豆只能填饱肚子,富不起来;这里不能办工厂,还得从地里找钱,改种玫瑰、葡萄,钱就来了,费的力气还不如原来大。

这是巴珠村的蝶变。人的心灵飞翔起来,生活有了希望。

我的旅行与一个村庄联系起来,这完全是一个意外。

一个云端里的村庄,成了旅游景点,让人既看到自然的风景,也看到了社会的风景、人世的风景。晚餐,上了点酒,服务员说,这是本地产的葡萄酒,用巴珠村的葡萄酿制的。我一看商标,上面清晰地印着:腊普河谷葡萄酒。

我心情极好。空间的切换,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。心灵是环境的产物,与美好不期而遇,我心里也长满了玫瑰和葡萄,闻到了玫瑰的香味,尝到了葡萄的甜蜜。老夫聊发少年狂,戒酒多年的我,突然大声向同伴提议,为这次旅行,为云端里的村庄,干杯!

2017年7月12日 - 西南多山,层峦叠嶂之中,隐藏着不少“云端上的村庄”。 “悬崖村”,人们对这个词的深刻印象,或许源自近年...

2015年6月4日 - 木梨硔---云端上的村庄 (2015-06-04 18:08:59) 转载▼ 标签: 杂谈 很可惜,早晨3点多起床看见...

2015年11月30日 - 之一,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海拔近千米的苦竹尖山腰,是徽州古镇中海拔最高的村落,被称为云端上的村庄。...

5小时前 - 云端里的村庄 塔城是滇金丝猴的自然保护区,入保护区内可寻觅金丝猴的踪迹——人们说,滇金丝猴比大熊猫还稀少,仅存13个种群,约2000只。 屋角巨大的...

2018年5月15日 - 一个云端里的村庄,成了旅游景点,让人既看到自然的风景,也看到了社会的风景,人世的风景。 晚餐,上了点酒...

2018年4月28日 - “其实,所谓‘云端上的村庄’,听着充满诗情画意,说穿了那是典型的‘悬崖村’,咱这一带有很多。至于胜利...

2017年8月17日 - 村舍错落分布在海拔3000多米的群山之中,最高海拔4042米,是凉山州海拔最高的村子,四季吉村又被称为“云端上的村庄”。 云端上的四季吉村 今年“五一...

2018年1月31日 - 2015年5月20日,第二次“木犁硔”前,我特意进入詹家村,希望可以从这里找到“木犁硔”诞生的实质证据,但很可惜詹家村已经没有任何村民知晓村庄的历史...

2017年7月15日 - 大渡河畔,胜利村3组村民过去在悬崖上的住房。 这是一篇近8千字的长文,记录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:三百...

2018年5月21日 - 我的步履难免迟疑,天津的朋友曾提醒我,他20年前和驴友不远千里下川西,曾攀爬过好几个“云端上的村庄”,从谷底到村庄,来回平均至少三天时间。很多乡...